以前喜欢一个人,现在喜欢一个人

正文     2019年03月04日

你喜欢独处吗?

我不喜欢,但我的朋友,小安他很喜欢。

喜欢到感觉就是个怪癖:喜欢一个人去电影院看电影。

我觉得很不解,在情侣扎堆、弥漫着爆米花香气的电影院里,一个人去看电影,实在是需要勇气。

有些人在网上总结了孤独的等级,一个人看电影排在第四。

小安却乐在其中,从来没有觉得这是一件孤独的事情。

她说,以前下班的时候,经常和同事一起去看电影。

无奈,同事话特别多,喜欢边看电影边评价演员的演技,她每次都备受干扰。

后来,交了男朋友之后,和男友一起去看电影。

男友却有个习惯:边吃零食边咂巴嘴。

一场电影看下来,小安什么都没记住,光记得男友咂巴嘴的声音了。

而一个人看电影,可以随时兴起随时出发,选片子也不需要照顾别人的感受。

看电影的过程,还能不受干扰地仔细品鉴每个细节。

《东方快车谋杀案》中有这样一句话:

“到了我们这个阶段,已经很清楚自己喜欢什么,讨厌什么。喜欢就尽情享受,讨厌就一点不做。”

有时候,独处反倒是一种享受。

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样的感受:酒局、K歌、聚会,夜深之后人群散去,心里只剩下无限的空虚和冷清。

处在一群人的狂欢中却倍感寂寞,一个人独处时反倒获益良多。

以前喜欢一个人,现在喜欢一个人。

独处,是一个成年人最好的奢侈品。

独处,是一种能力

哲学家梭罗,曾经远离尘嚣、只身一人在瓦尔登湖畔隐居两年。

两年时间,梭罗自耕自食、自始至终都独自一人。

后来有人问他:“你一个人住在那一定很孤独,很想见人吧,特别是在风雪天里。”

梭罗回答: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不也只是宇宙中的一叶小舟吗?我为什么会感到孤独呢?我们的地球不是在银河系中吗?

我觉得经常独处使人身心健康。

而且至今我尚未找到一个伙伴能有独处那样令我感到亲切。

当我们来到异国他乡,虽置身于滚滚人群中,却常常比独处家中更觉孤独。

孤独,不能以人与人的空间距离来度量。

学生时代的我,总是害怕独处。

吃饭、逛街、泡图书馆,甚至连上厕所的时候都一定要拉着别人一起。

害怕一个人走在路上时,被人投来异样的目光,那意味着:你性格孤僻、人缘差、没朋友。

所以很多时候,宁愿在人群中丧失自我,进行一些无意义的活动,也不愿独处。

后来我才知道:人们常常误解了“独处”与“孤独”的界限,因此将独处与孤立无援、寂寞无助的状态混为一谈。

与自己相处是一种能力,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具备。

心理学家温尼科特认为:拥有独处的能力,是一个人情感成熟的最重要标志之一。

独处,是一个人最好的增值期

著名作家村上春树很喜欢独处。

他每天有一两个小时跟谁都不交谈,独自跑步也好,写文章也罢,都不感到无聊。

和与人一起做事相比,他更喜欢一个人默不作声地读书或全神贯注地听音乐。

只需一个人做的事情,他可以想出许多来。

这种生活看似孤独,他却乐在其中,并高效率地写完了无数名作。

《安顿一个人的时光》中有这样一句话:

一个人生活,可以是平淡、乏味、停滞不前,也可以是一场充实、美妙、精彩纷呈的冒险。

有时候,低质量的社交,不如高质量的独处。

低质量的社交,不如高质量的独处。

作家李尚龙说过:

寂寞是最好的增值期,不幸的是,那些独处的时间,终究会随着我们年龄增长而减少。

你开始高朋满座,你开始酒局不断……

可惜的是,很多人并不知道独处的价值,那些独处的时光,才会让你发光。

人只会学会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,才能活得愈加有深度。

独处就是跟自己相处,也能利用这时间来让自己增值,并且把生活的大小事过成诗。